笔趣阁 > 其他类型 > 魔尊很忙:这小情侣可真难拆 > 第281章 小君~不要伤心哟

第281章 小君~不要伤心哟

    “系统,帮我去看看清河布的是不是护山阵。”
    “系统?”
    系统静悄悄的死出宛若曾经,没有一丝丝改变。
    云予安依旧未多想。
    新系统不靠谱才是正常的——云予安如是安慰自己。
    君清河忙活了约莫一盏茶的功夫才提包离开。
    云予安支着老腰从暗处溜出,观察起君清河忙活好的成果。
    “风姐姐,你看这像是护山阵吗?”
    风月直言道:“我不认识护山阵,但我猜它不是。”
    “我现在也这样觉得。”
    云予安快速记下一些细节,
    随后拜别风月,匆匆离开。
    他边循着君清河的踪迹追去,边从口袋里翻出一瓶从云雅承那儿弄来的、有隐匿气息之效的绝品丹药。
    于是~
    君清河直到转身关上周轩羽书房的门为止~
    他都没发现自己被一只滚圆的黑芝麻球跟踪了全程。
    云予安摇着蓬松的尾巴挂在屋檐上开始偷听~
    却听到一位……
    陌生女子的声音?
    “这恐怕不太好吧,你确定他不会发现?”女子说道。
    君清河答:“我很小心,阿云不会发现的。”
    而后是周轩羽有些不满意的埋怨声:“背着云公子把该干的、不该干的全干了,现在才来担心会不会被他发现,太晚了吧。”
    君清河认同此话:“是晚了。
    但无碍。等到阿云反应过来时……一切就都由不得他了。”
    炸成鸡毛掸子的云喵:!?
    天呐噜了个风月奶奶呐!
    有事儿她是真给报信啊!
    瞧屋里那几人的话说的,字里行间全散发出一股子针对他云予安而来的赤裸裸的阴谋味道!
    不想被本尊发现……
    该干的不该干的全干了……
    甚至由不得本尊……
    莫非——
    云予安生出了自认为最合理的猜测:莫非君清河想强娶本尊?!
    因为本尊一直拖延没答应~所以他在暗地里策划着强硬手段~想强迫本尊就范!?
    太有魅力了叭~
    不愧是本尊看上的人~
    云予安的快乐无限膨胀。
    在他自己都没发现的身后,厚重的大尾巴已经摇成了螺旋桨。
    恨不得乘风直上九万里!
    他晕乎乎地听见屋里的君清河说:“只要能护住他,哪怕恨我一辈子也没有关系。”
    桀桀桀桀桀!
    太单纯啦君哥哥!本尊不但不恨你,本尊还会为你着迷!
    本着人与人之间相互尊重的礼貌,之后的对话云予安没再偷听下去。
    一路翘着尾巴、摆着小短腿跑远了。
    他感到精力十分充沛,于是悄悄去帮君清河把这几日布下的‘护山阵’全部加固了一遍。
    “今夜有雨,可不能让雨先把清河准备的惊喜冲坏了~”
    云予安口中哼着小调,勤快地像只小蜜蜂。
    期间又顺路去看望了一趟孟梨儿。
    和孟梨儿相互交流了些近期发生的趣事。
    日落月升。
    日升月落。
    时间很快来到第二天——
    君清河用绸带缚住云予安的眼睛,牵着他走向‘惊喜’。
    远处草丛里,鸡腿蛋挞周轩羽一应俱全。
    他们屏息凝神,目光全都定在云予安缓慢靠近阵心的脚上。
    只有君清河时不时抬头,频频观测着太阳所处的位置。
    云瑶提醒过他,如果在阳气最重的正午时刻启动阵法,剥离的成功率会是最高的。
    错过正午也无妨。
    仅仅是失败的可能性会大些,但不会产生其他不利影响。
    若是失败,君清河就要等到下一年重试。
    若是等下一年……
    若能等下一年,阿云就又能多陪他一段时间了。算不得是件坏事。
    无论这次的结果如何,君清河都该高兴才是。
    可他的胸口处酸涩得紧。
    云予安握在君清河掌心上的手紧了紧,笑着说道:“清河,你的手在抖。”
    “……嗯,我紧张。”
    “紧张?”
    云予安疑惑了一瞬,转而又理解了:“你是在怕我不喜欢你准备的惊喜吗?”
    “嗯。”
    云予安的嘴角始终扬着:“不用怕的。哪怕你只择一片草叶送我,我都会很开心。
    因为我首先是喜欢你,然后才会期待你为我准备惊喜。
    其实,你对我上心的过程于我而言就是最大的惊喜了。
    只要你一直站在我看得见、摸得着的地方,我就会永远开心。”
    君清河下意识想笑,但他偏巧还转头看向了云予安。
    他发现原来云予安一直都在笑。
    君清河的眉间微不可察地一颤,眼睛快速眨动了两下。
    他迅速低头,发现地面上有两点深色的土。
    君清河牵着云予安,脚步仍未停下,紧接着便跨过了那两滴不甘心。
    他又抬头看天,看太阳,看……
    不看云。
    他不看。
    君清河不用再去看云予安的脚,但他知道到了。
    他和他的阿云到头了。
    阵法启动。
    浓烈的阳气在阵纹的引导下尽数朝阵心汇聚而来。
    漫天金光聚集落下,是他为他的阿云准备的……回家的钥匙。
    君清河的头抬着,没再低下,也没敢侧开。
    直到有模糊的喊声由远及近,君清河才恍惚地回过神。
    “师叔!”周轩羽在大声唤君清河。
    云予安也紧了紧攥住君清河的手。
    “清河,周宗主在叫你呢,你快理理他呀。”
    直到这一刻,君清河才彻底清醒过来,他几乎瞬间把云予安揉进怀里。
    反倒把云予安逗乐了。
    “怎么啦?怎么忽然有小情绪了?
    你忽然好粘人哦,清河。”
    君清河哽咽道:“我一直都很粘你,你才发现吗?”
    云予安:“现在发现,是不是太晚了?”
    “不晚。”
    君清河心道一点都不晚。
    上天和他君清河开了个玩笑。
    正午时刻,有九成概率成功的阵法居然失败了。
    本该隔空汇聚到阵心位置的阳气提前在云予安的头顶交叉、错开,消散在两人周身的空气里。
    君清河难以自抑地笑了。
    “阿云,我们……好像缺点运气。”
    又好像是运气太好。
新书推荐: 无冕之王 谍战风云,我的技能有属性! 宝可梦:开局一只上将巨钳蟹! 和女神同居后,我激活了奖励系统 妖兄,你的寿元跟我有缘! 修真的魔法师 我婚介博主:直播给全网发对象! 夫人和离后,少年将军一夜白头 网游:氪金百亿,弓箭称神 从1万到10亿的暴富过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