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文娱之顶流艺术家 > 第七百二十九章 短篇清单

第七百二十九章 短篇清单

    关于自家团体的出道曲,虽然是姜缘给出的。
    不过考虑到要参加节目只练习一首歌可能不太够,所以姜缘也是直接给了一张ep的量。
    一共有四首单曲,用池瑞英的话来说,就是每一首都有出道主打曲的水准。
    所以姜缘一时之间,也有点猜测不到首次pk用上了其中的哪一首。
    “这一次我们也制作了概念化的舞台,整体的表演,从舞蹈再到服化道都是为歌曲而服务的。”池瑞英负责团体的概念,在姜缘开始观看之前,也说明了一下这一次的舞美花费。
    姜缘点点头,倒是没太在意前期的投入。
    毕竟在有了这个计划之后,就已经专门拨出一部分资金来作为推新团的启动成本。
    池瑞英使用的经费也都还在这个范畴之中。
    点开视频开始观看,怎么说也是自家的团,姜缘也是集中了几分精神。
    表演开始之前,是舞台由远及近,以及每一位成员的特写与介绍。
    几个特写镜头一出,姜缘不由地暗自点了点头。
    该说不说,不愧是签约了前身的公司,星缘在选拔练习生的门槛上对颜值的要求还是比较高的。
    尤其是在半岛妆造的加成下,几位练习生看起来已经有了正式出道艺人的气质。
    连带着出道的英文艺名都已经取好了。
    表演还没正式开始,至少在颜值这一块,对比其他几个团有了一定的竞争优势。
    毕竟在其他团体,各司其职的情况下,不可能全都是长得非常好看的面孔。
    从这个角度来看,这个暂且命名为ateam的新团体已经能够称得上是完颜团了。
    音乐还没开始播放,不过在看到孩子们的妆造之后,姜缘大致也已经猜出来了要表演的歌曲是哪一首。
    毕竟给出的几首曲目,风格都还是蛮鲜明的。
    在猜定了表演曲目是哪一首之后,姜缘也露出了几分感兴趣的表情,有些好奇这首单曲会怎样被演绎出来。
    舞台的布景跟其他几组有些许区别,与其说是舞台,实际上看起来更像是童话风格的mv布景。
    “有些道具是专门定做的,之后也会运用到写真或者是mv的拍摄之中。”池瑞英适时地解释了一下,表达了一下没有浪费经费。
    姜缘点了点头继续观看。
    看起来有些梦幻的场景之中,五位练习生们也已经纷纷就位,站在不同的位置。
    也已经各自换上了有些古典的礼服,款式与颜色各不相同,但却又是同一个时代的风格,看起来很是协调。
    虽然在先前会议上的时候,大家说的都是让练习生们自己经受磨练。
    不过真正到了首轮pk的时刻,还是能够看的出来,各大公司在背后都是铆足了劲。
    从妆造,再到舞美,都试图想要在节目上的第一次亮相,给观众们留下比较深刻的印象。
    所以,练习生们的这一身表演服,实际上也是池瑞英借了姜缘的名头,才找到专门设计表演服的知名设计师借到了几件已经完成的作品。
    造型加上现场的视觉效果,表演还没开始,舞台质感就已经提起来了。
    而后以粉色字体在屏幕上一闪而过的歌名,也是验证了姜缘先前对于表演曲目的猜想。
    《psycho》,来自于前世的女团redvelvet的代表名作,堪称是kpop界的世界名曲。
    姜缘早早拿到了这首歌,但是琢磨着自己唱也不太合适,所以一直捏在了手里。
    直到这一次接手了女团的制作,才把压箱底的作品给拿了出来。
    歌名一闪而过,紧接着悦耳的音乐开始响起,鼓点与合成器的伴奏自带一种灵动感。
    作为表演的启动,配合着音乐,练习生们也纷纷在舞台上开始了动作。
    除了唱跳的元素之外,显然也掺杂了一些音乐剧的表演成分融入其中。
    在观感上能够更好地引导着观众们进入到歌曲所营造的氛围与情境之中。
    不过姜缘更加关注的还是歌曲开口的第一声演唱。
    毕竟原曲也是这一句就给定了调,使得整首歌在第一时间便给听众留下了深刻惊艳的印象。
    相应的,开口第一句的吟唱转音,难度也不小。
    普通人基本上一开口,没几个音就直接变成了破锣嗓子,前世这一句的演唱失败版本,也经常被用作搞笑视频的伴奏,火红于网络。
    “hu~wu~wu~~heyye~en~~~~”
    在姜缘期待的眼神中,第一位练习生勇敢开嗓,正是团队两名主唱的其中一位。
    丝滑的转音,顿时让姜缘的眉头舒展了开来。
    一只手更是忍不住小幅度地握拳一挥,成了。
    这开口的第一句,成功地让姜缘找到了那种想要的惊艳感。
    什么叫先声夺人啊?姜缘微微后仰。
    在纯live的情况下,这么一嗓子就算用上百灵鸟这样的形容词,也都不算太夸张了。
    “psycho
    该拿你怎么办啊,这种心情还是第一次啊........”
    有了惊艳的导入之后,后续主歌部分的演唱,顺理成章式地丝滑展开。
    几位练习生,虽然在唱功上有强弱之分,但那也是在对比之下才产生的。
    单独拎出来听的话,姜缘暗自点点头,感觉每个人在能力范围内的表现都蛮不错。
    第一段主歌,成员们各自负责着自己的part,同时加上一些演绎与舞蹈动作,让整个表情看起来很是吸睛。
    尽管演唱上偶尔也会有一些音准偏差,不过也都在合理的波动范围内,没怎么造成不太好的听感。
    “yougotmefeelinglikeapsychopsycho,
    看到我们总有人感叹,,像是以后不再见面那样激烈争吵........”
    副歌部分,全员开始合唱,同时舞蹈动作也跟着展开变化,变成了齐舞。
    姜缘看着对于表演的编排也属于有些意料之外。
    毕竟先前给出单曲的时候,姜缘也只是给了歌曲,随带附了几行文字解释了一下概念而已。
    最终呈现出来的舞台,完成度主要还真是靠编舞团队以及其他团队一同完成。
    副歌一唱响,整首歌便多了不少盛大的庆典感。
    姜缘听着也是不自觉地跟着旋律晃了晃脑袋,觉得这首歌之所以能火,确实也是有能火的道理。
    整首歌三分半的时间,精致的有些不像是女团歌曲,也无怪前世的原唱团被称之为红丝绒艺术表演团。
    这一次练习生们的复刻,与姜缘记忆中的版本,虽然存在一定的偏差,但也演绎出了一种属于自己的风格来。
    三分半的表演,很快就结束。
    姜缘在过程中,也是充当着一个普通观众的角色,认真地辨认了一下练习生们的长相与名字。
    先前虽然有见过面,但有的时候,舞台妆造跟现实妆还是有比较大区别的。
    姜缘也是费了一番功夫记下了成员,以免进行点评,或者是之后线下录制见面的时候,喊不出名字来。
    那样就显得有些尴尬了。
    舞台观看结束之后,罗敏英与池瑞英都在视频通话中直愣愣地盯着姜缘。
    等待着姜缘的反应与点评。
    “你们觉得表现得怎么样?”不过让两人没有想到的是,姜缘在这个时候反而来了一波反客为主的提问。
    罗敏英琢磨了一下,很快就说出了自己的真实想法。
    “我觉得对于还没有出道的艺人来说,这已经是一个很惊艳的舞台了。”
    “而且风格概念在市面上都没有太多的竞品,最主要的是出道曲确实很棒。”
    “就算没有参加《theprincess》这档节目,直接出道的话,可能也会有着不错的反响。”罗敏英实打实地说道。
    “这么说的话,每一组艺人其实都有着可以出道的水准了。”姜缘笑了笑说道。
    确实如此,其他公司的团体,姜缘也很难通过这么一个初舞台看出有太多不成熟的地方。
    大家通过这么一档节目,都是直接拉了准备的最充分的一组练习生参赛。
    罗敏英从市场的角度进行了一定的分析,姜缘觉得分析的虽然在理。
    不过直接推出的话,在国外的市场倒是不见得会即刻有非常棒的反响。
    但有《theprincess》这档节目,相当于提供了一个非常优质的渠道,直接拔高了团体的上限。
    罗敏英给出自己的看法之后,姜缘再度看向池瑞英。
    作为ateam的真正制作人,姜缘觉得应该没有比池瑞英更加了解的人了。
    “从实力方面的话,我觉得这一次的呈现,毕竟是第一次的舞台,所以肯定还是紧张了。”
    “有一两位练习生表现的明显没有平时练习的时候要好。”池瑞英想了想主动把表演中失误的部分给挑了出来。
    之所以这么说,实际上也是存了一点小心机在的。
    这也涉及到了《theprincess》这档节目的定位。
    虽然是生存战,最终获胜一定要有实力,但观众们观看节目,也不仅仅是实力超强就一定最讨喜。
    适当的,要让观众在观看的过程之中,产生一些养成系的乐趣。
    所以这也是在给观众们说明,练习生的舞台经验还是比较缺乏的。
    “另外一点就是,这首歌其实孩子们也准备了一定的时间。”
    “所以我觉得之后的比赛,如果是在限时的时间段内准备一场新公演的话,我觉得还会是一个不小的考验。”池瑞英继续说道。
    这也抛出了一个比较现实的问题。
    单单从一个舞台来看,大家表现的确实都挺不错的。
    相当一部分原因也是在于这么长一段时间,大家都在练习这一首,所以才呈现出了比较完美的效果。
    而之后在比赛中的即时准备的表演,才是真正考验硬实力,以及生存战的魅力所在。
    姜缘听着点了点头,接过话茬道,“我也差不多是这种看法。”
    “不过就这一次的表演而言,我觉得完成度其实还可以。”
    “而且你们关于舞台的一些设计编排还是有巧思的,跟我原先预设的风格也有些许的不一样,适当的也可以给一些鼓励。”姜缘说道。
    “不过最终的反响怎么样,还是要交给市场去检验,一切还是以观众为主。”姜缘最后补充道,并没有把定义下死。
    “听说这首曲子是姜缘你亲自录制的导唱版本?”挂断视频之前,罗敏英看似好奇地对姜缘询问道。
    “算是录制的demo吧。”姜缘回答道。
    “那么可以在之后节目播出的时候,放出一些demo示范的导唱片段吗?”罗敏英也不继续卷地图了,了当地发出了请求。
    在姜缘拿了格莱音乐奖之后,罗敏英就愈发觉得姜缘对这档节目能够产生的加成变得更多了。
    单单就这一期,这一首曲子,打上姜缘的名号,就能蹭一波大热度。
    节目中放出导唱片段,更是能够吸引到更多的观众观看。
    甚至,在姜缘获奖之后,显得节目制作班底level都跟着提升了少许。
    姜缘一琢磨,也算是明白了罗敏英的想法,倒是没准备拒绝。
    “可以是可以,但是只放一小段片段就好了。”反正demo录出来,对姜缘来说闲着也是闲着。
    放出一些片段让粉丝们听一听也无妨,放出全曲的话,指不定就会产生了一些影响了,容易造成了歌曲流量的分流。
    这也是一些歌手就算授权了在节目上可以翻唱,但并不会有音源的原因了。
    毕竟姜缘要是出了一个完整的版本,可以预见肯定有相当一部分这首歌的听众,会选择姜缘的版本收听。
    这显然不是姜缘想要的。
    “我明白的。”罗敏英见姜缘答应的如此畅快,也是乐开了花。
    感觉大半夜的视频电话没有白拨。
    “那我们这一次线上的reaction录制就到这里结束了,期待下一次与您的碰面。”罗敏英最后道别,结束了这一段的录制。
    结束录制之后,姜缘也伸了个懒腰。
    池瑞英倒是没挂电话,好不容易通上电话,也是准备汇报一下练习生们更多的近况。
    在姜缘听着相关汇报的时刻,关于《福尔摩斯探案集》的宣传,也进行到了新的环节。
    准备提前公开试读的几个短篇,出版社专门列了一个清单以供参考。
    其中一个名为“最终一案”的案件,引发了不少的关注。
新书推荐: 开局忽悠燃烧军团:为我征战诸天 无冕之王 谍战风云,我的技能有属性! 宝可梦:开局一只上将巨钳蟹! 和女神同居后,我激活了奖励系统 妖兄,你的寿元跟我有缘! 修真的魔法师 我婚介博主:直播给全网发对象! 夫人和离后,少年将军一夜白头 网游:氪金百亿,弓箭称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