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类型 > 谍战:我是活阎王 > 第152章 蠢货与冲突

第152章 蠢货与冲突

    “徐先生,这是我的不是,我应该早点来向你求助。”陈弓鹏略带谦虚的说道。
    闻言徐先生扬了扬手道:“陈先生,这没关系,我愿意帮助你们,不过这种帮助只限于幕后。
    如果传出我参与了你们的事,那对我将是相当糟糕的消息,希望你们能帮我保守秘密。”
    闻言陈弓鹏立马说道:“徐先生,这我明白,我绝对不会暴露你的存在。”
    “那就好,你要知道的消息对我来说很容易,我这就给你去打听。”
    听到徐先生的话,陈弓鹏连道感谢,这几天无法找到汪填海的住址已经成了他最忧心的一件事,如果徐先生能帮忙打探到汪填海的住处,那可真是帮了他大忙了。
    谁知在陈弓鹏口中的难事,在徐先生眼中却非常简单,仅仅过了几个小时,徐先生下午就派人带来了口信。
    “汪填海住在高朗街二十七号,而且徐先生还附赠了陈弓鹏一个消息,汪填海最近好像有离开河内的意思。
    不过截至目前,汪填海本人也没决定到底是去哪,不过有大概的目标,汪填海有可能回香港,也可能去日本和欧洲。”
    收到徐先生的情报后,陈弓鹏亲自去验证了情报的准确性,当查清楚徐先生给他的情报准确时,陈弓鹏立马给戴春凤发了电报。
    收到陈弓鹏的电报后,戴春凤其实也没意外,因为陈弓鹏得到的情报和他得到的情报一样。
    这与河内当局的规定有关,按照规定,汪派在河内的活动,必须要向当地的主管机关汇报,因此河内主管机关对汪派的行踪非常清楚,就连汪填海与什么人有过接触,当地的主管机关也一清二楚,但他们具体谈了什么,这个就没人知道了,但这恰恰是戴春凤感兴趣的,也是戴春凤想让陈弓鹏查清楚的。
    收到确切的情报后,戴春凤向委员长汇报了汪填海的情况,眼看着汪填海在投日叛国的道路上越走越远,可委员长还是不死心,他决定派人去河内和汪填海接洽,劝汪填海悬崖勒马。
    委员长派出和汪填海接洽的人叫谷争鼎,这人和汪派关系不错,但不是汪派的人,而且为了不让汪填海去往日本,委员长还命人给汪派的几人办理了前往欧洲的签证,如果汪填海前往欧洲和香港,委员长都能接受,也就是说,只要汪填海不投日,什么事都好说。
    谷争鼎见到汪填海后,向汪填海转达了委员长的意思:“如果汪先生想要对国事发表看法,发发电报,发发牢骚,这都没关系,甚至委员长持欢迎的态度。
    如果汪填海有病想要疗养,或者想要去各地游玩,国府会负担汪填海的所有花费。
    但希望汪填海不要在其他地方另立组织,免得被日本人利用,造成严重的后果。”
    从委员长的话中不难看出,委员长对汪填海有着极大的容忍性,只要汪填海不投日,什么事都好说。
    汪填海虽然收下了谷争鼎送来的签证,但并没有表明任何态度。
    其实这个时候的汪填海已经陷入困扰之中,他不知该作何选择。
    原本汪填海以为他发出“艳电”后,会一呼百应,应者如潮,但令他失望的是,不仅各方实力派无动于衷,就连他手下的大部分汪派人物都对他的“艳电”毫无响应。
    而且因为他发表了“艳电”,他被全国上下斥责为汉奸,就好像过街老鼠一样,被人人喊打。
    更让汪填海难以接受的是,和他有着默契的日本首相近卫竟然下台了,这打了他措手不及,汪填海此时就好像被困到了悬崖当中,进退两难。
    此时委员长送来了签证护照,这对汪填海绝对是个很好的台阶,如果汪填海就此就坡下驴前往欧洲疗养,他依然还是国府的二号人物,最多有些争议罢了。
    但汪填海心有不甘,他觉得如果他就这样前往欧洲,那他搞的“和平运动”将彻底宣布失败,这也就意味着他彻底向委员长投降了,对汪填海这种政治人物来说,这绝对是不可接受的。
    在汪填海陷入犹豫时,汪填海的妻子陈碧君出面了,这个女人对汪填海有着很大的影响,在汪填海投向日本人这条路上,陈碧君起到了关键性的作用。
    她觉得“开弓没有回头箭”,既然离开了山城,那就要把“和平运动”坚持到底,如果就这么放弃,那他们就彻彻底底的失败了,他们所做的一切都将功亏一篑。
    汪填海本来就对去往欧洲不甘心,再加上陈碧君的枕边风一吹,汪填海重新坚定了想要投向日本人的决心。
    不过由于近卫内阁倒台,之前负责和汪填海“议和”的日本人也撤回了日本人,这时候再想要和日本人“议和”,那就只能去日本“议和”。
    以汪填海的身份,显然不适合亲自前往日本“议和”,而且他目标太大,如果亲自出马,那意味着消息会很快暴露。
    在这种情况下,汪派经过几天的讨论,拿出了他们的对日“议和”方案。
    方案指出:“由汪填海出面,在金陵重建“国民政府”,不过现在汪填海还需要待在河内,等到日本人在金陵把“国民政府”建立起来后,他才会前往金陵。”
    由于汪填海不方便前往日本人,汪派最终决定,让高纵武代替汪填海去日本谈判,而对于高纵武前往日本,不管是河内工作组,还是山城的军统总部,全都一无所知。
    这其中原因太多了,当然最主要的原因还是河内工作组无法接近汪填海,虽然他们知道了汪填海的住处,但汪填海的住处是由河内当局担任警卫工作,他们连语言都不懂,更别说深入探查情报了。
    虽然陈弓鹏派人盯着汪填海的住所,但陈弓鹏这个蠢货把重点都放在了汪填海身上,觉得只要汪填海在河内,那一切都好说。
    殊不知就是陈弓鹏这种愚蠢的做法,让汪填海和日本人再次搭上了线,从而导致了后续的一系列失败。
    在这种情况下,陈弓鹏做了两件事,第一件事就是把他用得上的人留在驻地,把他用不上的人赶到驻地外边居住,杨学武就在其中。
    陈弓鹏还美名其曰是为了更好的工作考虑,是想让杨学武他们几个行动人员好好休息,不被其他人打扰,在需要进行制裁行动时能够保持饱满的状态。
    看到陈弓鹏的做法,杨学武差点气笑,此时他真的彻底对陈弓鹏这个人失望,陈弓鹏既然非要愚蠢的这么做,杨学武也不介意看着陈弓鹏滑落深渊。
    陈弓鹏的做法其实很好理解,河内工作组虽然归他指挥,但像杨学武,于勤、汤英杰等人他用着不爽利,杨学武几人也不会完全听从于他的命令,这让陈弓鹏觉得杨学武几人非常碍眼,所以陈弓鹏宁愿让杨学武几人离开驻地,也不愿意看着杨学武几人在他面前碍眼。
    此时杨学武对来河内的心态彻底变了,他决定接下来的时间内作为一个看客,好好看看陈弓鹏如何导演这场注定要失败的戏,至于帮陈弓鹏这种蠢货,除非杨学武傻了,他现在最想看到的就是陈弓鹏这个蠢货一步步滑向深渊。
    陈弓鹏做的第二件事是再次去见了徐先生,自从第一次见到徐先生顺利的得到汪填海的地址后,陈弓鹏就对徐先生的能力比较信服。
    现在再次遇到困境,他没想着自己解决,而是直接求助徐先生,从选择上来说,陈弓鹏这么做是正确的,因为徐先生确实能够帮得上他,但从另一方面来说,这恰恰证明了陈弓鹏的无能。
    徐先生听到陈弓鹏的困境,帮陈弓鹏找了个人,这个人名叫魏军,魏军这个名字听着就很硬气,但实际上魏军是个20岁出头,身材单薄,长相秀气的大男孩。
    魏军出生在国内,但却是在河内长大,他不仅通晓法语,而且还能说一口地道的当地方言,而且对当地的风土人情都非常熟悉。
    魏军这种人正是陈弓鹏所急需的,了解清楚魏军的身份后,陈弓鹏立马把魏军收纳进了河内工作组,并且亲自带着魏军去高朗街二十七号侦查,可一连去了几次,也没查到什么有价值的消息。
    魏军虽然能够解决语言上的困难,但他无法深入打入汪派内部,弄到陈弓鹏想知道的情报。
    就在陈弓鹏着急的时候,魏军主动说道:“陈先生,我认识一个人,他或许能打听到消息。”
    听到魏军的话,陈弓鹏立马激动了,连忙问魏军推荐的是什么人。
    “陈先生,我说的这个人是我女朋友的表哥,他是河内当地的便衣警察,正好负责高朗街这一带。”
    “这真是太好了,小魏,你能说服他帮咱们吗?”陈弓鹏激动的问道。
    闻言魏军思考了下说道:“这我不敢保证,只能试试看。”
    “小魏,要是没法说服他也没关系,我们可以用钱收买他,有钱能使鬼推磨,我就不相信他不动心。”陈弓鹏自信的说道,这也是他以往的行事风格,不过你别说,在这个时代,他的这种办法无往而不利。
    正如陈弓鹏所说,他很快就用钱收买了魏军女朋友的表哥,但这压根没毛用。
    魏军女朋友的表哥只是一名底层便衣警察,他了解情况只局限于他的职责范围内,虽然他能帮陈弓鹏盯住汪府,但也仅限于此了。
    随后陈弓鹏的用同样的办法收买了一个探长,但侦查汪派的情况也只是浮在表面,根本没打探到任何实质性的情报。
    虽然陈弓鹏在河内没有进展,但戴春凤往河内运送武器的计划却没有耽搁。
    可能是戴春凤了解汪填海,知道他迟早要叛变,所以“制裁”计划他一直坚定不移的在推动。
    法国人为了提防越南人反抗,对河内的武器装备查的非常严格,一旦发现私人持有武器,将会遭受严格的惩罚。
    但戴春凤在来河内仅两天时间,就打通了其中的关窍,让你不得不佩服戴春凤的能力。
    不久后,戴春凤派人送来了8把驳壳枪,每把枪配20发子弹。
    拿到枪后,陈弓鹏非常高兴,没有武器,他待在河内就没有底,现在有了枪,他心里就有了底气。
    但戴春凤提前把武器送来,却是走了一步臭棋,因为陈弓鹏拿到武器后,觉得他们没有必要继续去打探汪填海的情报了,只要他们做好准备,盯紧汪填海的住处,只待戴春凤下达制裁命令,他们杀死汪填海,这样一了百了。
    因为不管汪填海要干什么,只要他死了,一切就烟消云散了,陈弓鹏想的很好,但事实真会如此吗?
    此后陈弓鹏的坏习惯一个个展现,他白天带着几个他认为可用的手下在河内工作组的驻地内打牌,晚上在魏军的带领下往返于青楼,好似完全忘记了任务的存在。
    戴春凤为此次任务做了充足的准备,不仅投入了大量的物力,人力,财力等资源,而且还亲自做了很多工作,但他所托非人,陈弓鹏不仅没有把这些资源用好,反而独断专行,把大部分时间用于玩乐消遣。
    另一边杨学武心态放的很平,他已经完全不想参与河内的任何事,此后他雇佣了一个懂得华语的当地人,在河内到处游玩,此举引得陈弓鹏十分不满,他觉得杨学武应该听从他的命令在住所内待着,而不是整天到处乱跑。
    这天晚上杨学武回来后,陈弓鹏黑着个脸来到他的住处,强忍着不满问道:“你去哪了?”
    闻言杨学武嘲讽的回道:“我去哪你管得着吗?”
    自从陈弓鹏把杨学武几人赶出驻地后,杨学武就对陈弓鹏彻底失望了,换言之,陈弓鹏在他心目中已经是个路人,既然是路人了,那杨学武对他没什么可客气的。
    杨学武的这句话让陈弓鹏勃然大怒,他怒吼道:“我是河内工作组的组长,我为什么管不着你?”
    “呵呵,陈弓鹏,你还知道你是河内工作组的组长呀?我还以为你忘了呢?”杨学武嘲讽道。
新书推荐: 青梅是病娇我以前怎么没发现? 随手捡了个太子回家 吞噬星空:坐山客你跑不了 和离后想摆烂,首辅当街夺我入怀 综影视:万人迷和她的马甲不清白 风狐缘 相亲走错桌冰山总裁要跟我闪婚 锦鲤福宝:逃荒路上被团宠了 穿成侯门嫡女,我创飞满府恶人 凌云奇异的修真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