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徒儿,不可以 > 第1386章 邪术

第1386章 邪术

    江凡吐了一口气,感觉有些无奈,摇摇头,和魏雪晴对视了一眼,便将身影化作一道流光,飞身冲向了夜空山林当中。
    这个地方并不大,从他们那边山洞去往白梦嫣所在的地方,也不过两百多米,转眼就到了。
    当然了,江凡不会傻到直接出现在白梦嫣的屋子外面,他在距离对方大概还有三十多米远的时候就停下了身子,然后双手对着胸口捏了一个手印,光芒一闪,直接进入了自己的身子。
    这是他用来收敛气息的手段,能尽最大的程度将自己隐藏起来,不被敌人发现。
    做完了这个动作,他还不放心,紧接着又服下一粒静心丹,这丹药没有什么特殊作用,但能一定程度上让他的情绪和思绪在一段时间内心如止水,他真的怕等会自己看见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抑制不住冲动,出现在白梦嫣的前面。
    足足两分钟后,他才一步一步,轻轻飘飘的走向了前方那间房子。
    这房子不大,通体都是由竹子建造而成,邻水而居,房子一半悬浮在小溪之上,一半嵌入了山体岩石中,很是雅致清新,别有一番风韵。
    但此时的江凡没有任何心情搭理周围的景色,他看见房子窗户中还有光芒存在,白梦嫣应该是还没有休息或者入定的,当即沿着小路靠近对面,很快来到了旁边的一块石头后面。
    同时,他小心翼翼的将灵识展开来,延伸进入了房间中去查看,分明只看到一大一小两个人,小女孩已经呼呼大睡,躺在了床上,一大便是白梦嫣了。
    此时白梦嫣正坐在桌子旁边,看着桌子中央一块月亮石,莫名发呆。
    这月亮石正是用来照明房间用的东西,此外,这房间里除了一些简单的用具之外,就再也没有了其他多余的物品。
    好像这一切看起来都很正常,但白梦嫣死死盯着那月亮石,那一动不动的样子还是让江凡的心稍稍提了起来。
    在确定白梦嫣不会发现自己的踪迹之后,江凡找到了窗户,靠近过去,终于透过纱窗看见了里面的模样。
    就这般,白梦嫣像是入定了一样,外面的江凡也一动不动,看着白梦嫣的背影。
    过去了大概十分钟左右,白梦嫣忽然剧烈的呼吸了起来,窈窕的背影有些轻微的颤抖,房间中,一缕缕不易察觉的气息冒了出来。
    三秒钟过后,房间中突然响起了另外一个人的声音:“你以为你是谁,你能抗衡我吗?”
    这是一道粗犷的男声,带着无尽的愤怒和威压,还有蔑视,语气极其冰冷!
    此时,白梦嫣的身躯颤抖的更加厉害了,虽然江凡只是看着她的背影,但也很容易感觉到她的痛苦。
    刚刚那道男声,让江凡大吃一惊,他的担忧果然没有错,白梦嫣真的遇到了麻烦。
    “我不会……我不会的……”这是白梦嫣的声音。
    “哼?不会,呵呵,那我就要看看,你还能撑多久……”
    “啊……”白梦嫣突然惊叫一声,双手用力挥出,将桌子上的月亮石击飞了出去,月亮石砰的一声,撞在墙壁上,然后又滴溜溜的滚落下来,落在地上,房间中的光线也明暗不定的闪烁了一阵子。
    白梦嫣也因为痛苦不堪,身子扭曲,滚在地上,不停的颤抖着。
    江凡心中犹如刀割,若不是刚刚服用了静心丹,他真的会忍不住冲过去。
    但他现在还不能现身,他必须弄清楚这是怎么回事,如果自己现在就过去,搞不好就打草惊蛇了,让那个人跑了。
    此时,房间中的白梦嫣仿佛舒服了一些,她深深吸了一口气,大喊道:“我不可能这样做的,你要么就杀了我,要么就放过我!”
    “放过你?你简直痴心妄想,你也别以为你能一死了之,你还有一个这么可爱的女儿,你可以死,难道你女儿可以死吗?她是你和江凡的孽种,对不对?哈哈……”
    一听此话,白梦嫣痛哭道:“求求你,放过我女儿,不要伤害她……嗯”
    她说着说着,身子突然一阵抽筋,崩的笔直,然后又开始扭曲起来,随着剧烈的动作,她的脸庞终于移动过来,面向了江凡这一边。
    这时候,江凡才震惊的发现,此时白梦嫣的脸上五官在不停的变化,好像有另外一张脸要冲破某种枷锁,出现在白梦嫣的脸上。
    江凡心中倒吸一口凉气,同时脑海中冒出一些奇奇怪怪的名词出来。
    “邪术,梦嫣竟然被人给种下了邪术,难怪她会……”江凡心中难受无比的念叨着,他不忍心看到白梦嫣这个样子,只能轻轻闭上眼睛。
    房间中,白梦嫣挣扎了一会,五官终于被另外一张脸占据,语气也随着一变:“求我?那你就乖乖照我的话去做啊!”
    声音落下,白梦嫣的五官又变回了之前的样子,开口道:“我做不到,放过我吧……”
    她痛哭起来。
    随即脸上的五官又是一变,变成了一个陌生男人的样子,阴寒着脸道:“我真是跟你废话那么多干什么……”
    那男子挣扎的控制了白梦嫣的身躯,然后晃晃悠悠站起身来,朝着一旁深睡的小女孩走去。
    如果此时江凡再不出手,一直就都迟了,他怎么可能看着自己的小女儿被这个莫名其妙的人给杀掉。
    砰!!
    就在白梦嫣被人操控之后,对着女孩一掌落下之时,一道金光突然出现在小女孩的周身,死死的将小女孩护住,掌力并没有攻进去分毫,反而被反震回来,白梦嫣的身躯也毫无招架的朝着后面退开了好几步,差点就倒在了地上!
    “什么!”那道男声惊讶的喊了一句,回头看向四周,却并没有发现任何异样。
    他摇摇头,操控白梦嫣的身躯,再一次对着小女孩一掌拍了过去。
    砰!!
    这一次,小女孩身上的金光反震回来更厉害了,白梦嫣一连退出去十步远,撞在了墙壁上。
    “不要伤害我女儿……”白梦嫣的五官短暂的恢复出来,挣扎的说了一句,紧接着又被那男人的五官给占据了。
    “这小畜生身上是不是有什么宝物护身?”
    砰!!
    就在这时,一股惊人的力量从窗户外面飞射了进来,一把裹挟住了白梦嫣的身躯,朝着一侧冲过去。
    男人虽然操控了白梦嫣的身子,但一举一动都很笨拙,本身实力也不怎么样,根本不能和江凡对抗。
    江凡随意就将白梦嫣的身子控制住了,随即灵识立刻飞出来,进入了白梦嫣的身躯中,想要趁着这个机会,一把抓住元凶。
    虽然江凡的速度已经很快了,但还是没有抓住这个东西,那道真元灵识好像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消失不见了,白梦嫣的脸庞恢复原样,此时正是一脸震惊和愧疚,还有惊喜等各种情绪交织在一起的样子,满脸都是泪水。
    江凡将灵识收了回来,放开了白梦嫣,走过去扶起她的身子。
    “梦嫣,为什么不直接告诉我们?”江凡皱眉道。
    白梦嫣像是大病一场,喘息道:“我做不到,我怕你们……会用别样的眼神看待我,我接受不了!”
    江凡心疼道:“你好傻,今晚若不是我多一个心眼,过来看看,你就差点铸成了大错!”
    白梦嫣如何不知道,刚刚那个人操控自己的身躯,要去杀死自己的女儿,如果不是江凡出手相救,那么这辈子她都不会原谅自己了。
    可以想象一下,自己的身子不由自主,不听使唤,亲手将自己最爱的女儿一掌拍死,这种事情,谁能接受?
    她趴在江凡的肩膀上,失声痛哭起来,哭声嘶哑干涩,似乎要将这几年来所有的委屈都哭的干干净净。
    此时,可能因为有江凡存在的缘故,那神秘的真气灵识并没有兴风作浪,乖乖的隐藏在白梦嫣身体中的某个地方。
    江凡等白梦嫣哭够了之后,才扶着她坐在地上,沉声道:“你好好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那个人是谁,他怎么可能控制你的身躯?”
    白梦嫣一下子像是回忆到了什么痛苦的地方,脑袋一股剧痛袭来,不停的颤抖,江凡握住她的手腕,见一缕菁纯无比的真元缓缓输入了对方的心脉,镇压了她的惊魂之后,白梦嫣才逐渐冷静下来。
    “凡哥哥,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为什么会这样,我真的什么没有做,那个东西……准确来说,应该不是一个人!”
    江凡寒声道:“不是人?”
    白梦嫣泪眼娑婆,可怜无比,江凡心中实在不忍。
    “我本来很早就要将这件事告诉二姐三姐她们的……”白梦嫣摇头道:“但是这东西很厉害,一天的大部分时候,都能控制我的意识,你们以为,我好像变了一个人,其实是我扛不住这东西的摆弄!”
    “上次……上次你知道我为何突然要闭关吗?还要带着孩子一起,是因为我知道事情的严重性,我不想让你担心,因为你有你的事情要做,我只能靠我自己,想要炼化这个东西,我让孩子也在一旁,是因为……孩子的存在,能给我巨大的力量和信心……”
    “但后来,我还是失败了,我出关了之后才知道,雪晴姐姐来过一次了……”
    “从此以后,这个东西就变本加厉,一直想要全部控制我,让我去做我不愿意做的事情,我整个人都是一片混沌懵懂的样子,根本不是正常人了……”
    江凡打断了对方的话语,皱眉道:“他要你做什么?”
    “凡哥哥……”白梦嫣又哭了起来,这时候,江凡明显感觉白梦嫣的脸色有些不对劲,有一股莫名的气息在脸上笼罩着。
    江凡没有丝毫犹豫,当即一挥右手,将圣塔飞入了上空,一团金光照下,将两人笼罩其中,无数神秘的符文隐隐出现,一直旋转不休,白梦嫣脸上的那股气息这才迅速退去,消失不见。
    因为有了圣塔金光的保护,白梦嫣松懈了不少,吸了一口气,继续道:“他要我……杀了无伤,你的儿子!”
    江凡心中一冷,果然证实了自己的猜想没有错。
    他缓缓站起身来,眸子深沉无比,脑海中不知道在想着什么,好一会,他才继续问道:“这个东西,是怎么和你产生联系的?”
    白梦嫣双手捧着自己的脑袋,沉声道:“很久很久以前……好像是……我和无伤单独在一起的时候,突然无意触碰到了无伤的眉心,被一下子灼伤了,当时我的手指只是有点痛,起了一个水泡,我知道无伤的天生异体,当时也没有怎么在意……”
    “随着时间推移,我脑海中就渐渐有股不同的想法和意识,好像总要和我本人争斗,占据我的身体,那时候,我就感觉到了不对劲,可是我还没有足够重视……”
    江凡摇头道:“刚刚我在窗户外面的时候,本来不想这么快介入进来,我还想多听那个人说话,因为他要伤害我女儿,我才不得不现身……”
    白梦嫣很是疲倦,道:“凡哥哥,今晚……今晚若不是你在这个节点出现,我可能都一直无法说出这件事,我现在暂时完全占据了自己的身子,我该怎么办?”
    “有我在,当然不会让你和孩子有事的,从现在开始,小白交给我和雪晴,你暂时和孩子分开,我现在叫雪晴过来,明天一早,我会准备一个特殊的地方给你,你需要待在那里,只能委屈你了!”
    白梦嫣苦笑道:“这样也好,我都听你的!”
    江凡目光扫过现场一圈,房间里的每个角落都看了一遍,在确定没有其他的异常之后,他才挥手打出一只黄鸟来,轻轻对着黄鸟说了几句话之后,那黄鸟飞快的离开了房间,消失不见。
    大概两分钟后,魏雪晴和王紫凰,还有倩倩一共三人,出现在了门口,三人几乎同时走了进来。
    魏雪晴一脸震惊的看着白梦嫣,问道:“这么急叫我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江凡一看,三姐和九师父也来了,微微一顿,迟疑道:“梦嫣被一种诡异的力量给附身了,我暂时还无法确定对方是什么东西,刚刚若不是我出现,她就杀了自己的女儿!”
    众人一听,神情大变,魏雪晴脸色微微发白,走上前去,打量了一眼白梦嫣,看见白梦嫣这个样子,有些于心不忍,道:“那我们要怎么做?”
    “梦嫣的事情,让我来处理,孩子小白不能再跟着梦嫣了,雪晴,你带走好好照顾,好吗?”
    “我就带着孩子,什么都帮不了?”
    “你看好两个孩子已经是最重要的事情了,梦嫣的情况现在有些复杂,你们暂时帮不了什么!”
    王紫凰道:“凡弟说的对,雪晴,带着孩子先离开,我去知会其他人,同时让大蛇樱衣草她们做好防御,防止幻阵有被敌人入侵的风险!”
    魏雪晴柳眉轻轻皱起,走过去将孩子抱在手中,转身就离开了房间。
    其他人一一和江凡对视了一眼之后,都没有说什么,也赶紧走了。
    此时,房间中只剩下江凡和白梦嫣,白梦嫣因为有江凡的帮助,人已经舒服了很多,脑袋也清醒了不少,看起来和正常的时候没有什么两样。
    “梦嫣,我们先出去!”
    “去哪里?”
    “你先跟着我走!”
    两人一前一后,出了竹屋,朝着后方一片漆黑的地方走去,不多时就深入了一片树林当中。
    此时,一轮高高悬挂的月亮在书页缝隙之间,月光落下,斑驳的光影照射在白梦嫣有些狼狈的脸颊上,看起来更加让人心疼怜爱。
    江凡站在前方,他已经停下来脚步,目光所及,这里应该比较适合,他沉思了几秒,回头看向白梦嫣道:“梦嫣,就这里吧!”
    “你要怎么做?”
    “我现在会设置一个小型的阵法,这个阵法会禁锢你,但你不要害怕,到时候一旦那个东西又出现的话,我会很快感知到的,我一定能帮你将这东西揪出来,看看到底是什么鬼!”
    白梦嫣不再言语,原地坐下,树林被风一吹,无数针叶簌簌落下,这些针叶散发着异常的清香,让人精神一震,针叶落在白梦嫣的头发上,肩膀上,手上……
    这时候,江凡张开了嘴巴,吐出一口清气来,像是一道白雾,双手不知道什么时候多出了几颗珠子,上方那口清气悬停了一会之后,很快在江凡的引导下,进入了这些淡黄色的珠子中,两种不同的东西互相融合,那些淡黄色的珠子发生了一些轻微的变化,光彩更加明亮了。
    呼呼呼!!
    三秒后,这些珠子在江凡的手中竟然发出一些细微的古怪声音,像是一直被风吹一样,江凡不在再犹豫,挥手一打,将这些淡黄色的珠子朝着四面八方扔了出去,位置精巧准确,全部落在了该落的地方,正好围着白梦嫣以前,方圆直径有三四米的样子!
    这些淡黄色的珠子落在了地上之后,砰的一声,很快就消失不见,仿佛从来就没有出现过,紧接着,江凡口中念念有词,右手结出了一个手印,叱的一声,手印化作虚影飞了出来,化入了前方虚空中。
    这时候,白梦嫣周围那一圈小型阵法终于成型,一圈若有若无的淡黄色光芒将她围绕,这一圈中间的位置仿佛充斥着某种雾气。
    做完了这些,江凡终于是松了一口气,目光温柔的看向白梦嫣,沉声道:“梦嫣,已经弄好了,你在这里应该会舒服一些,我尽量用黄龙珠稳住你的气息和真元,到时候那个东西若是乱来的话,一来可以帮助阻拦,二来我能很快感知到变化,到时候就会过来看你……”
    白梦嫣不知道怎么的,突然悲从心来,轻声抽泣道:“凡哥哥,我这个样子,是不是很难救了?”
    “你想什么呢?什么困难难倒过我们?你这点小事难道我还解决不了吗?到时候大不了带你出去,我们那么多人,总能想办法帮你的!”
    听到这话,白梦嫣心里才好受了一点,低着头沉默不语了。
新书推荐: 穿越到异世界继续当拳士 苟在修仙世界当反派 七武士传说 子孙满堂 邪不压正 快穿:从在年代文里当极品开始 我在恐怖游戏中有大佬撑腰 软糯太子妃重生猛扑太子怀中 恋综万人嫌?当鬼差却在阴间爆红 穿越刘备,开局硬刚曹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