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6章 反对态度

    秦立大手一挥说道,然后拢着韦妤弋的肩膀,深一脚浅一脚朝韦妤弋的住处走去。
    一路上,秦立还是喋喋不休,但非常注意自己的音量。
    韦妤弋没有出声,只是不时地点着头。
    进入房间,韦妤弋将秦立搀扶到沙发上后,拧了一根湿毛巾,给秦立擦拭着额头和脸部,“立哥,今晚干嘛喝这么多酒啊?”韦妤弋一边擦拭着一边说道。
    “弋儿,今晚啊……”秦立挥着手将晚上的情况说了一下,“本来是一件正大光明的事,可我觉得现在只能借助外力才能办到。”
    秦立斜靠在沙发山感慨道。
    “秦哥,跟我一起移民吧?”韦妤弋的突然提议,让秦立瞬间清醒,不由撑起身看着韦妤弋,试图从她的眼神中寻找答案。
    “弋儿,你是说让我跟你一起移民?”秦立的声音中带着一丝惊讶和疑惑。
    韦妤弋轻轻点头,然后坐在秦立身边,拉着他的手,她的眼神中充满了关切。
    “你看你现在这么累,年轻时身体还能扛得住,但也会留下很多后遗症,老了怎么办?”韦妤弋的话语中带着担忧,她看着秦立,继续道,“我在去年看到一篇报道,说我们官员的平均年龄相比于国外官员的年龄要低很多。
    您看看您,成天不是被这个人斗,就是被那个人斗,这样的生活,何时是个头呢?”
    “而且,像你们这个级别的官员,有几个人的精力是放在真正干事上面的?”韦妤弋捏着秦立的手,语气中带着一丝无奈和感慨,“我们的官员,干事都是在基层,他们真正地与民众接触,解决实际问题。
    然而,一旦到了高层,很多时候,只是把战略制定好了,就交给下面的人去落实。”
    韦妤弋微微停顿了一下,继续说道,“真正有几个高层官员会俯下身子去亲力亲为做事的?他们的精力往往都被各种会议、社交活动、利益博弈所分散,这些已经远离了真正干事的初衷。”
    韦妤弋的眼神中充满了担忧和期待,她希望秦立能够理解她的意思,也希望他能够保持清醒的头脑,不要被权力和利益的诱惑所迷失。
    听着韦妤弋的话,秦立有些沉默了,他明白韦妤弋的担忧。
    作为官员,他确实面临着来自四面八方的压力和竞争,有时还要应对各种复杂的政治斗争。
    这样的生活确实让他感到疲惫,但他也有自己的坚持和信念。
    “弋儿,每个人的追求不一样。”
    秦立看着韦妤弋,他的眼神深邃而坚定,“我作为官员,有着自己的责任和使命。
    我知道,这个职位带给我的不仅仅是权力和地位,更多的是对社会的责任和担当。”
    秦立深吸一口气,继续说道,“我不能因为个人的安逸和舒适,就放弃对社会、对民众的责任。
    我需要在自己的位置上,做出一些实际的事情,哪怕这些事情并不能让我得到什么实际的好处,但只要能对社会有益,我都愿意去做。”
    韦妤弋凝视着秦立,她的目光深沉而真挚,仿佛要看透秦立的内心。
    她理解秦立的立场和追求,也明白他作为官员的责任感。
    她的眼神中流露出深深的关怀和担忧,仿佛是在提醒秦立,无论他的追求多么崇高,也不能忽视自己的身心健康。
    良久,韦妤弋才微微点了点头,轻轻地说道,“立哥,我明白你的意思。
    每个人所追求的东西确实不同,这点我不能也不会去试图改变或说服你。
    但作为你的朋友,我忍不住想提醒你,在忙碌和斗争的同时,也请务必关心自己的身体健康和心理健康。
    毕竟,身体是自己的,而工作是大家的。”
    她的话语虽然轻柔,却带着不容置疑的关切和提醒。
    秦立听到后,内心一阵触动,他明白韦妤弋的担忧和期望。
    他深深地看着韦妤弋,眼中充满了感激之情。
    然后伸手将韦妤弋揽入了怀中。
    云收雨住之后,韦妤弋温柔地依偎在秦立的怀里,两人的心跳交织在一起,形成了一幅和谐的画面。
    韦妤弋抬起头,两只手肘撑在床上,目光深情地看着秦立,轻声说道,“立哥,如果,我是说如果哈,将来我们有了宝宝的话,我想让他跟我姓。”
    秦立微微一愣,随即温柔地抚摸着韦妤弋的头发,微笑着说道,“弋儿,这是你的心愿,我当然会尊重你的决定。
    无论是跟你姓还是跟我姓,都是我们的孩子,我们都会一样爱他。”
    韦妤弋听到秦立的回答,心中充满了感动和甜蜜。
    此时此刻,她只想用最真挚、最甜蜜的方式来回应秦立的爱。
    于是,她侧身靠在秦立的身上,身体紧紧贴着秦立,仿佛想要融入他的每一寸肌肤。
    她抬头看向秦立,眼中闪烁着幸福的光芒,嘴角勾起一抹温柔的微笑。
    秦立也感受到了韦妤弋的回应,他低下头,轻轻地在韦妤弋的额头上印下一个吻。
    这个吻充满了爱意和承诺,仿佛在告诉韦妤弋,无论她将来到了那里,他的心里一直会为她留着位置。
    两人就这样静静地依偎在一起,享受着这份难得的宁静和幸福。
    此刻的他们,仿佛成为了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他们的爱情,就像这宁静的夜晚一样,温柔而美好,让人心生向往。
    秦立是在第二天中午的时候回到长阳的。
    当然临走的时候,韦妤弋又预约了秦立下周周末的时间。
    秦立微笑着点头答应了。
    到了办公室,张芷晴已经到了。
    “芷晴。”
    坐下后,秦立将昨晚的情况简单说了一下,“为了确保这次行动的秘密和顺利,等省纪委邹主任和省安监局曹处长他们到了,你要秘密抽调一些得力的人手对调查组的同志们进行暗中保护。”
    张芷晴的表情立刻变得严肃起来,她认真地点点头,“好的,秦哥,哦,时秦市长。”
    张芷晴捂着嘴笑了一下,接着说道,“我会抽调信得过的人,参与这次行动,并确保他们在整个过程中不与邹主任和曹处长有任何接触,保证调查能够秘密而且快速地进行。”
    秦立看着张芷晴欣慰地笑了笑,“再就是要参与行动的同志务必注意安全,不要因为任何原因暴露自己。”
    张芷晴走后,秦立拿起手机给乔芷伊打了一个电话。
    电话那头传来了乔芷伊柔婉的声音,“秦哥,你从省城回来了?”
    “嗯。”
    秦立应了一声,随即问道,“晚秋走了吗?”
    乔芷伊答道,“她没走呢,说是要等我这边的手续办完后,跟我一起离开。”
    秦立沉默了一下,似乎在思索着什么。
    便听到话筒里传来乔芷伊的声音,“秦哥,我这边昨天已经向市委组织部提交了辞职申请,应该很快就会批准吧。”
    “芷伊,真的决定了?”秦立的声音中带着一丝黯然。
    。
    乔芷伊轻轻地叹了口气,“是的,我已经想清楚了。
    昨天下午,组织部的霍部长还专门找我谈了离职的原因,我也毫不保留地说了出来。”
    “秦哥。”
    乔芷伊接着说道,“你下午有事吗?没事的话,一会儿等我短信好吗?”
    听到乔芷伊的话,秦立有些不解地问道,“芷伊,一会儿等你短信?”
    “一会儿您接到我的短信后,就知道了,嘻嘻。”
    电话那头,乔芷伊嘻嘻一笑,然后挂断了电话。
    这丫头,又要搞哪一出啊?秦立笑了笑,然后收起了手机。
    秦立放下刚和乔芷伊结束通话的手机,桌面上的手机又发出了一阵连续的震动声。
    他瞟了一眼手机屏,显示的是谢朝阳的来电,便立刻拿起了电话。
    “秦市长,今天上午唐市长到了经开区。”
    电话里,谢朝阳的声音有些急促,“他听取了我关于经开区正在进行的工作汇报以及接下来的工作打算后,倒没说什么。
    但当他问到我们和钱总那边合作办学的事情时,他的态度明显有些变化。”
    秦立皱起了眉头,“然后呢?”
    谢朝阳继续道,“在我详细介绍我们与钱总合作办学的情况后,唐市长那张脸马上垮了下来。
    他明确表示,教学关乎到意识形态领域,若我们将教育的掌控权交给社会资本,那便是在思想上出了问题。
    对此,他显然持反对态度。”
新书推荐: 穿越到异世界继续当拳士 苟在修仙世界当反派 七武士传说 子孙满堂 邪不压正 快穿:从在年代文里当极品开始 我在恐怖游戏中有大佬撑腰 软糯太子妃重生猛扑太子怀中 恋综万人嫌?当鬼差却在阴间爆红 穿越刘备,开局硬刚曹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