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生活因你火热 > 第三百一十七章 稍邻美誉无多取

第三百一十七章 稍邻美誉无多取

    打钢琴loop开始算起,四分四十三秒这歌的进度条怎么着也快到底咯喂,清哥~再runaway您都该run回最后一段hook了吧?哈~没猜错,bingo!差点被有些人“不整花活不舒服斯基”的名声唬住,今天总体来说都还好呀,差不多尘埃落定了,寒鸢报喜说她们在训练营那边要赢麻啦,我这好歹没给咱偷税无限公司丢人,值得welldone一下~

    就在晏清那声“andialwaysfind~”脱口之际,章雅梦心中的开香槟时刻才姗姗来迟,如此谨慎的原因大半得归咎为其对某名场面缔造者的ptsd,所以非得验证了歌曲的结构仍遵循着前奏→副歌前置→主歌→副歌→主歌→副歌这一逻辑在走,且已然不再具备任何节外生枝的空间后老章始敢放宽心,这点倒是非常吻合邵卿私底下给她的评价。

    …

    “老章这姑娘处事张弛有度、待人知疼着热,谈吐渊涌风历,关键还拥有最顶尖的逻辑能力,她懂得把握当下,浑身散发着无惧挑战、迎难而上的巾帼不让须眉之气概;更邃晓未雨绸缪,俱备在各项领域独当一面的深层次潜质,绝对属于纬武经文级别的帅才!”

    …

    稍邻美誉无多取,才近清欢与賸求,较之统帅三军这样的角色,章雅梦更愿意把自己定义成一个不停在尝试的行动派——喜欢在顺利或挫折的所有情境中做慎独觉察、反复揣摩,直至领略到各种瞬间自我突破的快感,比方说像赢得眼下众多说唱歌手发自内心的认同就是如此,她那兼具柔软和韧劲的性格在当中起到了关键作用。

    看来清哥不打算玩自爆恋情那一套,我之前准备的话术必须得换,只是可惜这首疑似叫《runaway》的disstrack欠缺了些许火药味,叙事性也稍微差点意思,不过好歹还是能找到解释角度的——适才留了记引子,也有提到他敲打菠萝头的“远离世事滋扰,免疫指斥撕咬”六连押,待会先放几把勐锤拉稳仇恨,再随便展开来点别的隐喻什么的,估计顺利通关也就达成了~

    由如履薄冰、谨小慎微的临渊观望,进一步到剖晰毫厘、枝分缕解的揣摩洞悉,继而窃喜着扬眉瞬目、若有所得,最后灵光乍现、计上心头,章雅梦这些不为人所知的慎独历程丝毫无损其继续slay全场的高光表现,当然这也与末段副歌晏清有刻意放缓语速有关,而早已译过一轮的她只需对内容略加修削即可。

    “我总能不时感知到现实之扭曲与荒谬,倘若过去犯下的错被人掌握,恐怕他们早该心生厌恶了,然而真实的我就是这样,与生俱来看这世间不惯,所以那又怎么样,或许是时候为此举杯庆祝了,让我们为那些无耻之徒举杯,为那些下流混蛋举杯,为那些卑劣流氓举杯,敬包括我在内的所有坏人一杯,既然世人无不指望我声名狼藉,却又总落得徒劳一场空,那我提供个更好的解决方案,各位不如离我远点,最好…”

    思忖已定的章雅梦出言吐词犹似水之涌、风之疾,甚至在进度上将开启浅吟低唱模式的晏清给远远甩开了,里头还正徜徉于二杯、三杯复四杯的敬酒模式之时,她这边径直连同加好的私货也一并交代完毕:“最好是远隔重洋,言不相闻!over~这样可能更好懂,众所周知距离是个需要定义参照系的相对概念,那既然如此,清哥与世人间谁run不算run呢?毕竟远走高飞逃往美丽新世界他可太有经验了,啧!六年前…”

    相较于先前那一版译文,章雅梦其实只做了寥寥数字修改,但正是这点变动配合上她那欲语还休的收声捂嘴、凤叹虎视投向四周的俏生生笑意、调皮中透着几丝黠灵的眨眼等小动作悄然点亮了藏在runaway立意之后的潜台词——“issa这一马甲的诞生实际上与晏清六年前那起宁可玉碎,不为瓦全的大事件息息相关,同样是迫于竞争对手操弄舆论全网黑之下的产物。”

    “4234,5234,6…六年前?声名狼藉?啊!这些年轻人怕是对轰动一时的《地煞-碧海潮声图》桉都没什么概念哦,那会晏清老师几乎被各类负面新闻抹黑到了身败名裂的地步,而且除开听证会以外的发声渠道也基本都断了,谁猜得到他居然跟横空出世于布朗克斯的issa有交集,特别是人家的出道曲…”

    章雅梦的提示给得很足,不过在场大多数像廖湘生、常青、戚思诚、杨咏恩这样的年轻人都没能及时接住梗,但还好参赛者中亦有几位对曾经的晏清息影事件念兹在兹的中生代rapper,比如说正轻声慢数着拍子的池烨,他可不就稳稳坠入了老章毂中:“讲的还是最、最、最纯粹的纽约黑帮街头故事,我们很多人都采过样,哇哦,仔细一想似乎又没那么纯粹了,只能说确实惊才绝绝啊…”

    “aveoryfoediate,fewwillingthinkaboutthefuture,kt是想起了这句对吧?《bloodgang》的hook,复仇者向来只会把目光投注于眼前,却鲜有人愿意多考虑点将来…”

    一通美女饶舌抢白打断池烨的话,章雅梦老早就在这等好了,说完她嘴一撇冲着廖湘生似笑非笑道:“菠萝头,你现在还觉得这翻译相当之精髓?”

    “当然啦,拜托,章姐,我英文差是差了点,不过欣赏水平还是在线的,人家翻译得多好,这首《街头派对》在issa作品序列中的地位等同于《圣经启示录》知道不?啊?你们几个怎么了,卧槽…”

    调教廖湘生这样的愣头青对于章雅梦来说可不要太简单,随便放个离水三尺的直钩咸饵都敢直接硬咬,整好这会里头的晏清还刚好唱完了全部的歌词,穿过门缝传来的仅余尾韵鸟鸟,所以他眼珠子骨碌一转便“自我领悟”出了新意:“所以神想说的其实是八个大字——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对不对kt?”

    “细想一下未尝没有这个意思,所以我们还是tooyoungtoonave了,反正连发五首歌血洗公告牌说唱分类榜单后,iss.y俨然有引领积弱经年的东海岸重返往日巅峰之势,我能想象,嗯?bass抽离得好突…靠!大提也没了…”

    眼看章雅梦眼底的笑意即将更甚之时,kt野火却猝然刹住了其绘声绘色的分析,原本池烨大部分注意力就倾注在晏清编曲的巧思上边,所以意识到旋律中的贝斯、弦乐、鼓点等元素开始递次偃旗息鼓那一瞬间,他嗖地就走了神,惹得一帮被吊起胃口的新生代rapper们忍不住催促连连:“能想象啥?快讲正事,摆明是要唱完了啊,不带你们这样卖关子的,章姐、山猫哥赶紧顶上!”

    《论语·子罕》中有云:“夫子循循然善诱人;博我以文;约我以礼;欲罢不能。”

    稳坐钓鱼台的章雅梦继续袖手旁观,甚至还偷空摆弄了一小会手机,这会邵卿正抱怨着沪海堵得水泄不通的晚高峰,而她已然不再需要任何人前来救场了,一切似乎都尽在掌握之中。

    “听不够啊,最好能再来一遍,继续…马上继续,能想象米国那鬼地方比我们这儿更排外,维克托李肯定深有体会吧?所以在这么一个勐龙过江的过程中,晏清老师毫无疑问也招来了无数的嫉恨和针对,再加之由于肤色限制处处受掣肘,不得已之下他才顶着个非裔马甲出来活动,结果硬是靠着自己的作品成功赚得了纽约之王的名头,然而…”

    果不期然如大家所料,钢琴伴奏的独角戏并未延续太久便戛然而止,快到完全没给阎虎山接话的机会,满脸意犹未尽的池烨又重新续上了话茬,他几乎是独挑大梁顺着章雅梦的思路铺设好了一整套合理的脑补进程:“倦鸟终有一日要归林,为远离世事滋扰,issa最后挂冠远去遂了所有敌对者的心愿,这几声runaway差不多有含蓄自我辩解之意。”

    “英雄所见略同,唯一气愤的是他好像不怎么在意自己被travismane骂,就让往事都随风而去?不科学啊,严重怀疑自己这十多个小时的经历是幻觉,尖的就是尖的!蔫的就是蔫的!敢拿枪口对着我们的脑袋,就求你踏马别打偏了!bang…”

    终于能插上话的阎虎山也站池烨所说,有意思的是当中引用的这句晏清battle赛嘲弄他的狠话,说话间mc山猫还右手比枪对准其太阳穴“嘣”了一发,完事再羊装忿忿不平道:“好家伙,这位大老打起哥几个来是真能下狠手啊,我现在还心有余季!”

    “非也~非也!记得吗?之前我就推测祝酒词中的douchebags、assholes、scumbags、jerk-offs有可能是包括清哥自己在内的,确实如此啊,他没有去攻击travismane,而是选择跟坏人们一道和光同尘共沉沦,这点非常之关键,试想一下,只有尽情自黑才能在black这点上真正拉近俩人肤色间的差距,一句iguessyoukadvantage并不能就此带过所有恩怨,反而嘲讽意味拉满——你只不过占了黑命贵的优势…”

    章雅梦深知机会犹如兔起鹘落,少纵即逝,在rapper们的笑声一片掩映下,她出其不意放出了蓄谋已久的勐锤:“所以对这位总叫嚣着lookyouall的og而言,他听起来肯定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这样难道还不够狠?那我再说一点,就最后收尾的runawayfastyou吧,个人感觉文雅点大概可以翻译成——别来沾边!”

    “嘶~嘶~嘶~嘶”

    伴随着嘶滑无比的pune蓦地炸裂,这股刚柔并济且充满智慧的魅力一瞬之间洒满了整个holdingroom,直至此刻全程眉眼温柔又含光的章雅梦才真正彻底征服了包括《江湖噪音》幕后团队在内的每一个人。

    如此一位翻译字字珠玑、气质知性优雅,容貌还沉鱼落雁的美人儿谁不倾慕呢?一丝不苟的盘发造型令章雅梦精致的五官更显突出,热烈的红唇像极了吐芯的月季,连那套修身裁剪的宝格丽浅黄西装亦为她盛放的魅力倍添了一份男女通杀的干练与飒爽。

    “嘶~别来沾边!runawayfastyou,这要是不讲究文雅的话,大概可以说给老子爬远点,motherf**ker!哈哈哈哈,神之翻译,厉害呀,呜呜呜,好想偷晏清老师一句freestyle,做你心房的新房客,陪你看夕阳的金黄色…”

    男女通杀这点上真没夸张,光只看z世代女rapper杨咏恩那绯红的脸颊都够了,视线紧锁住章雅梦全然舍不得挪窝,头顶两根玫粉色大麻花辫随她碎碎念的语调起伏来回而不断摆荡,活脱脱一副迷妹相:“梦子姐太有魅力惹!哼~看什么看,多学着点吧,维克托李,什么叫做真正的学霸哇~”

    “额,我个人是认为这首歌本身就存在三重解读的,抛开disstrack和对外申明自己消失数年的动机不谈,从字面意思来看,它的确可以是一封写给前女友的致歉信,随便举个例子,neverwasmuantic,ievertaketheintimadiknowididdamage,causethelookyoureyeskillingme,如果我们改用吊儿郎当的渣男口吻…”

    还是遭不住被姑娘表白的窘迫感,借助浅浅一低眸的空当,章雅梦薅了几丝刘海来遮盖其晕红的苹果肌,温言软语不绝如缕之际,她尽全力照顾着每一个人的感受:“就变成了——小爷压根就不吃罗曼蒂克那套,亲密关系什么的只会让我害怕,然而直到窥见你那缕灌满怨恨的眸光,才醒悟自己当初赠一场空欢喜造成了多深的伤害,所以胜利一开始的方向也没错啦。”

    “妙哇!妙哇,嘘!章姐一开口就是82年的老渣男了,大家克制点,注意里头…”

    章雅梦这一番话可谓招得后台通道听取蛙声一片,说真的如果不是怕惊扰到晏清等人,群情激昂的rapper们肯定得搞出点更剧烈的动静来,但最妙的其实是无人能识破那一部分——被她藏匿于渣男语录中的,曾经真实发生过的清憬情事。

    “没事儿,差不多能收工啦,其实这种程度的wordplay多到不计其数,一时半会都说不完,我们就从iguessyouareanadvantage后面接着来吧,causeyoublamef,注意这里其实是在呼应开篇出现的ijustblamefyou,究竟是什么让如此一个大男子主义的人最后低头认了怂?就因为ifonedayyoujustandleave!他只不过想象了一下对方离开的场景就破了大防,有意思哦…”

    彻底将场子镇住后章雅梦终于能措置裕如地详解那段令她也困惑了几许的verseb:“rap几乎通篇都是在唱老子很狂,我非常有钱,小爷压根不在乎被全世界抛弃,既然如此恶劣,那就应该根本不害怕被对方抛弃啊,可是人表面的狰狞往往来自内在的虚弱,到底是谁离开不了谁呢?结尾自怨自艾、语调喃喃的人又是谁呢?”

    “这也是个wordplay,我怎么没感觉出来呢?章姐你当时不是这样翻的吧,好像是口是心非、众叛亲离啥的,求展开细节分析一下…”

    坏小子toy这里的疑惑相当之有代表性,廖湘生似乎早把要去捡回奖杯的念头抛到了爪哇国,忙着和常青、戚思诚几个损友就为章雅梦当捧跟争得不亦乐乎,慢了半拍没应上的他悻悻道:“蠢才!显然这还是前女友视角啊,iss.y明明爱煞了对方却又不断地在伤害她,哈?我滴神居然是个腹黑病娇!”

    “噗哈哈哈~才不是,额,我也不晓得当那天真正来临时自己该怎么办,当你突然起床走人,字面这层上当然是憬,请前女友不要真地离开,因为他无法独自面对早已失控的人生,但如果升华一下主题,是不是就变成讲述某位撒下弥天大谎的说唱巨星内心之彷徨了?我不清楚丧失名利、地位这一切后自己将何去何从,但如果把所有内情全都摊开放在聚光灯下任由人审视,我同样也无法接受,现在大家再回头看看那句neverwasmuantic,ievertaketheintimacy…”

    期间章雅梦一直把声音压得很低沉,但在这么个阒寂无声的环境中大家听得都很真切:“同样是一语双关,小爷压根就不吃罗曼蒂克那套,亲密关系什么的只会让我害怕,意思其实也可以是issa很讨厌在公开场合伪装自己,然而大家给予的关注和喜爱又令他更加害怕这一切暴露,以及对说得越多就有可能错得越多的恐惧。”

    “耶,所以美丽新世界一说是对的!等于通篇歌词神都是借男女之情在倾吐心声?但我觉得他根本没做错什么啊,不就装了装黑人,这有什么大不了的,而且以他对现代说唱音乐或者说对整个流行音乐行业的贡献而言,哪怕更疯狂的错也值得被原谅,坦白说我可太荣幸他是我们自己人了,随便搞点副业混成了纽约之王,什么爽文剧本啊这是,哈!原来这一切他早在battle赛时就有暗示过…”

    这一次章雅梦讲完后廖湘生总算争到了头柱香,说罢他还模彷着晏清的京剧flow小唱了一段:“这世界没你想的那么完美,被天将降的大任压住也没机会还嘴,但它未曾让我害怕,熬过了阴险狡诈,也看破了种种迹象、意象被掩盖住的赢家。”

    “哦?瞎猫碰上死老鼠罢了,为什么我们的新科冠军瞧不太上开场秀的《hero》和《manta》呢?咳咳,大胆!晏清也配用tlm的声音当slogon?是slogan好不好?还有指责曲风太媚俗太流行,以及讲道理嗷~翁教授不唱我家神的作品确实没那味,小toy这些话谁说的呀?尴尬不啦…”

    随之而来的则是损友常青raven与戚思诚toy一唱一和的无情拆台:“说来说去都要怪晏清老师那两首歌没挂issa的beat水印!身为看破种种迹象、意象被掩盖住的最终赢家,这肯定不是我菠萝哥的错!”

    “真是美丽新世界诶,晏清老师甚至还有首歌叫《推开世界的门》,这个世界并不是非黑即白的,一千个读者心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我们所有自以为的善意之语在他人眼中很可能就是恶言相向,人在某段关系中是个无恶不作的渣男,但到了另一段关系可能又变成了个舔狗,在这个人眼中他是天使,去到另一个人眼中也许被当作傻x...”

    除了小学生你来我往的斗嘴之外,章雅梦亦收到了不少走心的反馈,譬如杨咏恩与另一位女rapper咬完耳朵后的这番发言就很有深度:“只能说被误解是表达者的宿命了,travismane的采样用得挺秒的,时不时来上那么一声就好像自己多年以前干的坏事甭管过多久总有人拎出来骂几句似的,太身临其境了。”

    “采样马内主要还是想告诉他——你小子不是羡慕、嫉妒、恨那篇论文统计的作品平均被sample体量不如我吗?那现在就多采样采样你好吧,还是在往人家伤口撒盐…”

    然而最得章雅梦心水的却是定海神针阎虎山所说的,当然他也是与池烨有过商讨后才下的定论:“小杨,笑笑你俩想得都太复杂了,章总监说的重点其实在于isaa当时的囚徒困境!”

    “bingo!清哥表达的确实是一种囚徒困境,他在某个特定情况下陷入了死局——只要一做事就会犯错,只要一表达就会冒犯,只要一发声就有可能被曲解,只要一抗争就有可能激化矛盾,那究竟该不该为了追求所谓的正确、和气、遂心、纯洁,从而放弃做事、表达、行动、对抗?我想在这插一句尼采的话…”

    不久之前章雅梦有悄摸摸给晏清、翁怀憬俩人发消息,虽然并未收到任何回复,不过估摸着里边录完歌时间差不多也到点了,所以她决定先把堵在门口的人提前给清掉:“《查拉斯图拉如是说》中的,“诚然人性是一条不洁的河,我们要做的不是涤清它去追求纯洁无暇,而是要能容纳这条河流,让自己变成大海,可能这才是清哥甘于自污以及做这样一首歌的初心所在…”

    结尾陈词铿锵入耳、掷地有声,章雅梦面前不远处即是繁华的十里洋场,透过玻璃廊墙能清楚俯瞰到夜色已浓的外滩光景,霓虹闪烁胜似漫天繁星,然而这些都无法掩盖她孓然一身散发的清辉。

    “我们正身处于一个构成极为复杂的社会与时代,永远保持一尘不染的单纯天性,只是极少数命运宠儿才有的待遇,对于世间绝大多部分人而言,凡是勇敢面对生活与命运的人,都难免滚入滚滚红尘之中进行一场扭打与厮杀,然后再满身泥泞地爬起来,所以基于这些原因,对曾经犯下的错,清哥并没有为了追求所谓的纯洁无暇一味地给过去的自己做辩护,而是让自己变成大海,能容纳那条污浊河流的大海…”

    尝矜绝代色,复恃倾城姿,章雅梦撩了撩鬓边垂散的刘海,她最后笃定道:“正如battle赛清哥那句——不拘泥于固有的平平仄仄,在善变的世界静观形形色色,任所有故事随风而去零零落落,感谢曾出现在我生命中的芸芸过客,runaway起于情爱却又无关情爱,以上便是我对这首歌的全部解读。”

    “imaho…”

    章雅梦“全部解读”打头的“全”字话音还未落下,一墙之隔的演播厅响起了晏清的独白,这首时长五分半钟往上走的歌居然还有后续。

    …

    —新版分割线—

    …

    ps:《manta》

    原唱:刘柏辛lexie

    作词、作曲:刘柏辛lexie

    编曲:猩若言carta、刘柏辛lexie

    收录专辑:2019,《metaego》

    之前写了一些《manta》的词,后面可能只会在说beat水印时稍微提一下了,所以信息先放在这里,我很喜欢这首歌。
新书推荐: 以写轮眼:复刻群星! 长生送葬:敲木鱼能继承亡者遗物 小孽畜竟敢觊觎我 港岛风云,先爆美股狂刮百亿 你看,这就是我的死士帝国 恃宠沉沦 我男德十级,快穿拯救虐文女主 八卦钥匙 买海岛,养貔貅,神豪假千金躺赢 穿越霍雨浩,我的能力每月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