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生活因你火热 > 第三百二十一章 几番变幻枉凝眸

第三百二十一章 几番变幻枉凝眸

    “不好意思啊,各位,想起一些难以释怀的往事,情不自禁又失了态,说来惭愧,我就是从沪海runaway去的帝都,逃之夭夭换一条赛道,期待着某天能破茧重生,发现没?这首歌可以有千百种解读——别来沾边、远走高飞、远涉重洋、爱别离苦、扬长而去、弃之如敝履、爱出者爱返等等,看得出大家也都被震撼得不轻哈…”

    山不过来,我就过去,章雅梦的处事原则当中从无听天由命、安坐待毙一说,这不,经过好几轮的耐心观察以及反复慎独后老章选择主动出击,心扉大开中手机又响过了一声新消息提示,但此时已然无暇顾及,温婉恬淡地将共情言辞铺陈完,她话锋便随之而转道:“诶!菠萝头呢,他人哪去了,也不打算出来说两句吗?”

    《左传》有云“备预不虞,善之大者也。”所以说章雅梦早早便对首选突破口已有了定夺——那必然非某廖姓rapper莫属;首先在此等“神迹降临”的关键时刻,作为issacyen明牌头号粉丝突然来了个铲迹销声,这一出显然极为不合常理,值得深挖下去;其次也是她比较笃定待人不善城府的廖湘生更容易被自己套路成功。

    “……”

    未被章雅梦cue到的人大多数仍维持着不言不语、如痴如醉的醺醺然状态,好在那帮刺头们倒是很默契地给让了一条道,她这才意识到原来廖湘生整个人是泪流满面地蜷缩在了墙角,阳光活力大男孩本色尽失——一头骄傲的菠萝脏辫抬起得很缓慢,失神的双眼循声望来的速度也略显凝滞。

    “说不出口!我都分不清自己究竟是在聆听时隔多年说唱之神的回归首秀还是耳闻之为声于激情、无望、出离、悲呛、肆意这些词语的意义本身!又或者是章姐你说的那些包罗万象,举一千从的内容!反正现在…”

    声音嘶哑到让人渗得慌,章雅梦能瞧出来鱼儿其实是有想法要站起来咬钩的,不料廖湘生突然中途力竭竟一个趔趄跪倒于地了,仍旧高举的双手止不住在颤抖,他表情虔诚如狂信徒般一字一顿地继续回答道:“我只想把全部的respect都献给issacyen,《runaway》是首不朽的巅峰之作!”

    “傻眼了都,足足三分钟哑口无言,章小姐您也是懂这种震撼的,讲真的我更愿称之为国士无双,因为这绝对不是issacyen个人的巅峰,而是整个说唱音乐,或者说整个嘻哈时代的巅峰!历史会永远铭记下这一刻!”

    果然万事起头难,那头廖湘生呜呼哀哉的话音尤未落,这边阎虎山定调子的抢白又接踵而至,章雅梦欣然发现自己这块引玉之砖属实是抛对了方向,想必话匣子一打开后大伙儿在短时间内定然收不住嘴,她很有耐心地继续保持着闭麦聆听。

    “赞同!虽然单薄贫瘠的文字根本无法描述我内心的真实感受,但硬要说老子选择投稿《滚石》杂志——这首歌直接打碎了当前各种音乐风格间林立的界限,也重塑了嘻哈文化和现代音乐的形式,还能完全让人忽略掉他在演员、流行音乐唱作人等领域的杰出成就,因为即使回归到最单纯的rapmusic范畴,舆论也不得不承认:晏清是一个当之无愧的天才!《runaway》是一首同travismane之流在境界上拉开了天悬地隔差距的艺术品!”

    果不其然很快便有了新收获,以上即为杜授田酝酿多时的肺腑之言,花团锦簇的溢美之词令章雅梦不得不将自己对《runaway》的评价又再拔高几层,然而这些远不是收获的重点,关键在于紧接着常青raven的一番话,他们还哥俩好地勾着肩搭着背,由后者出来解释所谓的《滚石》梗也算应有之义。

    “一位重新定义说唱的巨星,风格相当之独特,开创了用auto-tone为trap作品堆砌缤纷听感之先河,他标志性的机器人音效以及洗脑无比的歌词彻底改变了说唱圈!《滚石》曾经是这样评价travismane的,但我们刚亲耳见证了iss.y,哦不,晏清老师在那个男人最擅长的领域横行肆虐,打得对方满地找牙!”

    虽然章雅梦听得是心有疑惑万万千,但明里却同步端出了个既保有几分矜持又流露着些许与有荣焉神色的表情,而且在眼观四路,耳听八方的紧张战况之余她居然还感知到了怀中扑扑簌簌的小动静,于是顺手轻拂柳枝般将杨咏恩掉了个头转向人群,俨然一派稳坐钓鱼台的超然姿态。

    “额,我也想说这个的,哇好丢人,笑嘻嘻又哭唧唧好几遍了都,听得太惊艳也太虐心,嗯,最后三分钟吧,晏清老师化身被强行捂住嘴的机器人,他拼命地挣扎试图表达着什么,掏心掏肺的倾吐真情咋说来着,对!诉衷肠,梦子姐牛啊~刚打头那句i‘mabehonest就应该翻译成——请君侧尊耳,听吾诉衷肠,但让人难过的是…”

    乍一开口时还有些畏畏缩缩的,杨咏恩表现得稍嫌局促,不过经章雅梦一番点拨完小姑娘身为rapper的快嘴天赋终于是启动了,接下来老章就愣在背后听她一顿噼里啪啦道:“千百句、、诸如此类的动人情话经过auto-tone、失真、法兹效果器的神奇演绎后传到我们耳朵里却变成了傲慢、阴郁、深晦、甚至不知所云的电子旋律,这是何等的不寒而栗和绝望…”

    …

    『谁说爱人就该爱他的灵魂

    否则听起来让人觉得不诚恳

    是不是不管爱上什么人

    也要天长地久求一个安稳

    oh~oh

    我真想有那么的单纯

    不可能~』

    …

    杨咏恩提供了弥足珍贵的未知信息,眼看着章雅梦即将在脑子里拼凑出完整的事件经过,可偏偏不巧一段突如其来的清冷歌声打断了正在进行中的推测,而且这通电话还没法不接,她几个重要联系人的来电铃音都是提前设好了分组的,这首《闷》出自翁怀憬尚未发行的新专辑《我们在终点重逢》,前几天甫一录完便被老章爱不释手地“违规”用在了某位傲娇歌手身上。

    “暂停,收,咏恩,笑笑,姐现在不得不安静地接个电话,里头翁教授打来的,这会已经完全听不到任何声响,怕是马上他们就要出来了,麻烦大家都配合一下哈…“

    为什么说没法不接呢?因为通常翁怀憬很少会直接找章雅梦一对一沟通,所以这也意味着那边确实可能有什么紧要的事,只迟疑了不到三十秒,她先是转身往门前一趴,认真听了会动静,再扭头稳定住逐渐百花齐放的讨论,最后才不急不徐地掏出手机:“喂,憬姐,怎么啦?”

    “久等,老章,加拍点镜头耽搁了…”

    电话接通,翁怀憬还是那个惜字如金的味儿,只不过语速较之寻常快了不少:“我们换个衣服,马上就出来。”

    “不着急的,我没有要催你俩的意思呀,只是通报一下叠音词女团的综艺首秀成绩,霓虹甜心小魔王踢馆赛大成功…”

    平日章雅梦见多了邵卿如何撩拨翁怀憬的,显然也很懂想要撬开她的嘴自己尽管绕着弯子说点别的话题即可:“寒鸢说那边估计要连轴录到半夜,咱们这儿收工得还算早呢~”

    “邵卿说过了,那个,你是不是,还没看给你发的消息呀?倚飒录完《runaway》就被姜瑭缠上了,刚一直在使眼色让我打电话,嗯…”

    实力佐证了晏清戏言的“高端的食材往往只需最简单的烹饪方式”一说,这番拉扯完翁怀憬急得连娇憨的原音都藏不住了,章雅梦总算体会到了邵卿眉飞色舞的终极快乐,只听电话那头带着几丝对情郎抱怨的小难为情继续期期艾艾道:“他待会想单独带我去趟外滩,就随便逛逛,那谁都已经快到楼下了。”

    “啊吔~刚才那三条消息是他发的啊?我脑抽当成卿姐了,行行行,现在马上就看…”

    章雅梦噗哧一下笑出了声,是啊,翁怀憬能有什么小心思,不过是想跟着男朋友出去约个会罢了,扪心自问谁舍得拒绝这样的翁教授呢,反正她是连消息都还没来得及看便满口应承下来:“嗨,憬姐你放心,一切包在我身上!”

    “好的,邵卿就拜托给你了,老章真好,待会见,bye~”

    小尾巴飞扬不已中翁怀憬开心地收了线,留下个笑容逐渐由灿烂转为凝固的章雅梦,原因无它,晏清发来的这三条微言消息着实出了个难题,望着身边乌泱泱一众屏息以待分享心得体会的rapper,她越想越觉得不对劲,敢情此前种种全是在给当下的自己挖坑。
新书推荐: 穿越霍雨浩,我的能力每月刷新 八零美艳神婆,你家娇夫又绿茶了 若是彼岸花开 星际首富大小姐的破烂收藏 官场争雄之道 综影我的宿主如何寿终正寝 让我伺候外室?主母逼疯渣男全家! 福女当道 从黄粱法会开始 我家娘子乖巧,一掌呼飞全城老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