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生活因你火热 > 第三百二十二章 凡事论迹不论心

第三百二十二章 凡事论迹不论心

    …

    20:38,from_言情小说家:

    [好家伙,问题连珠炮一样啊,我就戴着面具、套上马甲cos令狐冲录了支新歌而已,怀憬只负责伴舞,不存在任何自爆身份以及与咱们预定方案冲突的点,当然啦,《runaway》里边是有些比较直白的内容,不过山人自有妙计处置,放心吧老章~mv剪完后发给传奇影业那边直接拿去用都没得问题,也绝对跟计划无关,你千万别听谭森、赵穆几个胡说八道啊,不信的话晚点可以搞成品验收。

    至于为什么要用“克制的钢琴”去搭配“奔涌的鼓点”、“约束的芭蕾”去衬托“飘逸的武侠”、“空灵的伴奏”去迎合“流氓的歌词”,其实还有很多类似刻意制造出来的冲突感——以“清晰的谎言”来比对“失真的心声”、“阳春白雪的弦乐”来碰撞“下里巴人的嘻哈”等等,都是为了实现在反差之上搭建一种全新的体系,于混乱中创造真正的秩序,从而呈现所谓的“不羁之美”,证明“异类”是可以在当下这个世界存在的。

    这样描述起来可能很抽象,但只要你就着我刚用mpc2000xl捣鼓出来的auto-tune一同食用,当中之真意便可不言自明也,呃哟,电脑端微言不小心让傅若蓠看见了,在这说她和姜瑭能陪你掰扯上一整晚,什么沟通与误解、舆论与现实、谎言与纯真、美好与荒谬、自我与坚持之类的,不如你干脆进来等吧?顺便也救救我俩,哈哈哈,无聊逗个闷子,老章受累再坚持片刻吧,合轴差七分钟左右就搞定了,待会咱们直接跑路!]

    ·

    20:40,from_言情小说家:

    [急!急!急!老章救命啊,这下真不是开玩笑的,火突然快烧到眉毛尖了!邵卿跟你联系没?一个电话过来说帮我谈成了份重磅代言,金主开价非常豪爽,比宝格丽给的都多,不过人家有一条件,必须得赶在今晚十点前官宣,所以就先斩后奏直接带着合同过来堵门了,这都什么事儿啊!我俩怎么央求\/威胁都不好使,问题是等下真走不开啊,就你问的那个第一条细语的事,也就是代号计划——我偷偷在外滩穹顶上给怀憬准备了个场面超级哇塞的惊喜,原定是要带你一块去跟拍的,但现在看更需要章总您出手帮忙拖住她!能做到吗?]

    ·

    20:43,from_言情小说家:

    [老章,你们是不是特担心既定预案被打乱?办法有啦,待会这样,我带怀憬先走一步,你直接拦住邵卿说出大事了,正好这首歌有段听起来很混沌的outro很方便拿来做文章,mv弄好之后我会拜托姜瑭、傅若蓠帮着传给马文·戈麦斯,让那头营造出要串联各方院线造势的假象——issacyen宣布将永久退出所有歌曲类奖项的评选,包括ama、grammy以及华语至尊金曲奖,反正我老早就有这个想法了,而且除开江湖cp之外也没有别的人知晓内情,你就负责在她旁边浇油,怂恿卿姐找老马去拉扯,自然而然地拖过去。

    相信我,这也可以是的一部分!稍后就把编辑好的原文发你,大致记一下免得穿帮,要还是不行的话,随便自由发挥吧,姜、傅俩东道主都答应会全力配合的,总之想方设法、不惜一切代价,怎么着也得把邵卿给拦截住,呵~她这报复时机挑得可真准啊!]

    ·

    20:46,from_言情小说家:

    [i‘etimesidon‘tunderstandhowtheygetfivepeoplewhoworktheirentirelife,wonsoldrecords,soldconcerttickets,testandonacarpetandforthefirsttimeintheylivebejudgedonachoppingblockandhavetheopportunitytobeconsideredaloser,youknowwhatthatistrash,iwillquitallofitandrunawayagain,buti‘llgoingondiefortheart,maybetheartain‘talwaysgonnabepolite.]

    ·

    20:46,from_言情小说家:

    [靠谱,挽狂澜于既倒,扶大厦之将倾,好!大恩不言谢,那就预祝咱们章总:旗开得胜,奉武运之方昌,覩休风之未淑~]

    …

    当章雅梦正目下十行地翻看着三条长篇大论的工夫,对话框下方竟刷刷地再度袭来两条新消息,里头那位估计是已经收到了翁怀憬给报的信,除开感激涕零之情溢于言表以外,晏清甚至还亲手炮制了一篇掷地有声的缴文,遣词造句可谓用心良苦,但怕是不清楚这其实又为她挖了个更难以填补的深坑。

    …

    坦率来讲,千禧成就大奖简直糟糕透了!有时候我真搞不懂这些所谓的颁奖仪式意义到底在哪?艺术家们殚精竭虑做出来的音乐、狂破销售记录、演唱会门票大卖!难道就只是为了能有机会走上各式各样的红毯,如同小丑一般,任由看客评判再被人贴上失败者的标签吗?得了吧,其实这些奖项全部都是垃圾。我决定再上演一回遁世远走,永久退出所有奖项争夺!未来,我仍旧会为了自己所钟爱的艺术斗争到底!即便那些艺术或许并不那么谦逊有礼!

    …

    看罢所有消息后章雅梦只觉着眼前一黑,所谓的“原文”不能说与先前隔墙有耳听到的那些独白一模一样,那至少也可以讲是毫不相干,然而这电光朝露之间事已至此,她吐槽晏清不着调的心亦渐渐麻木了,谁让终究是自己不该夸下海口,现如今唯有打落牙齿往肚里吞,好好思量怎么在不将计划全盘推翻的前提下去另辟蹊径解决问题才是要紧事。

    四下环顾一番,章雅梦不由得面露难色,也不知道该说急中生智还是病急乱投医,反正想到一招祸水东引,硬起头皮打了个响指再猛地挥手示意,等大伙儿收到信号聚集得更紧之后她挤出苦笑压低声线道:“各位,就像tory说得那样,咱们确实是意外见证了一首伟大艺术品诞生的全过程,不过刚收到个坏消息,这或许是清哥化身issacyen的最后一舞,而我也可能要因此失业…”

    “不可能啊!梦子姐,出了什么事?\\ ̄*\\))来抱抱~”

    周遭是可预见的骚动连连,所有人都没法理解这适才还和电话里的翁教授相谈甚欢,怎么着毫无征兆地章雅梦就沦落到即将丢工作的份上了,更对晏清与issacyen之间身份认同的反复横跳行为大惑不解。

    “嘘,joannna,别闹啦,他俩随时都有可能出来,安静,大家知道的,一开始就说过,这其实也是我头回听《runaway》,按照清哥的想法应该顶多也就只有四到五个人了解最后那段auto-tone的全貌…”

    兵荒马乱中只见章雅梦柳腰一闪,险之又险地避开了杨咏恩伸来的咸猪手,边继续编制话术,她边尝试着往外迈步道:“所有听众都可以在其中听到自己属意的内容,但大家看看现在是什么状况,唉,都怪我。”

    “简单啊,只要我们等下都三缄其口、沉默是金不就行了,原来章姐你堵门就是为了这,嘁,不对啊,往后要是至尊金曲、格莱美啥的得奖唱live他打算怎么办,还是说…”

    实在是这出戏转折过于巨大,一时间大多数人很难意识到事态之严重性,典型如廖湘生、常青几个还在嬉皮笑脸地鼓弄民意跟章雅梦唱着反调:“这首歌不会有任何公演计划了,那哥几个坚决反对!”

    “最后一舞stdance,懂不懂,人家要退出年底的所有歌曲类奖项评选了,刚清哥给我连着发了好几条消息,里边就有个关于独白的非正式注解,他还是过不了自己心里那关,模模糊糊的内容随便在联动《笑东》海外版的片花引导一下舆论,可以预见到时候风暴会有多猛烈,你们自己看吧…”

    顿步、蹙鼻、凝眉、昂首,被急转直下的形势给逼上梁山的章雅梦爆发出了打从业以来的最佳演技,端出一副拿反骨属性点满的rapper群体没辙,迫于无奈才祭出大杀器的事急从权愁苦状,踌躇不定着单独点开那条英文微言聊天记录摆给池烨、阎虎山、李胜利等人看了一圈后老章才顾而言他道:“憬姐在想办法劝,这里很不安全,赶紧回里头再细说吧。”

    “那可得劝住啊,光今年至尊金曲奖少说都有十多项提名吧,需要我们怎么配合章总尽管安排,大家伙赶紧地回吧!”

    关键时刻阎虎山还是不含糊,大手一挥便驱动起人群慢慢往外散,身旁的池烨则是边走还在边痛心疾首地咕哝着一些诸如凡事论迹不论心,论心古今无完人之类的话替晏清开脱,至于廖湘生那帮小年轻们自是不必说,脚底抹油溜得比谁都快。

    于是乎帝都时间11月16日20:48分,暗流汹涌了一整晚的后台通道终于在《星语丝路》开播不久后的这个重要关口人走灯灭,重新恢复了安宁,没人留意到外滩的霓虹透过玻璃幕墙时偶尔泛起的几丝金色余光。
新书推荐: 穿书之社恐是个万人迷 以写轮眼:复刻群星! 长生送葬:敲木鱼能继承亡者遗物 小孽畜竟敢觊觎我 港岛风云,先爆美股狂刮百亿 你看,这就是我的死士帝国 恃宠沉沦 我男德十级,快穿拯救虐文女主 八卦钥匙 买海岛,养貔貅,神豪假千金躺赢